辽宁一民企法人:法院滥敲法槌非公正 枉法裁判倾天平

2023-08-31 17:52:19  来源:百姓
分享到:

        辽宁省丹东爱仕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泽平来信反映,辽宁省东港市人民法院及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丹东爱仕通科技有限公司与东港市金辉钢构彩板工程有限公司及第三人辽宁鲲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肆施法权,曲解律释,有失公允的问题。我们认为,公平公正是衡量人民法官能否做到严格执法的基本素质要求,作为人民法院要真正做到公正审判,司法为民,维护法律的权威性和公平性,踔厉营造良好的社会法治环境和营商投资环境。
       纠纷缘起债资转還
      李泽平原在福建省泉州市经营企业。2020年8月,经第三方引荐与丹东爱仕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原股东孙某某洽谈企业收购。因该企业已经近十年没有生产经营,濒临破产,经双方洽谈达成股权转让意向,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收购了爱仕通科技公司百分之百股权。
       在协议执行过程中,除由于原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在2011年建设厂房时有两笔施工款未付,即在资产负债表其他应付款中科目2241002大连房屋建设监理有限公司东港分公司(下称:大连房建监理东港公司)应付款(50,000.00元)和科目2241004辽宁鲲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辽宁鲲鹏建设公司)应付款(745,088.00元),合计795,088.00元汇入丹东爱仕通科技有限公司账户,用于偿还这两笔应付款外,其余款项全部按照协议付给原股东。约定由原股东提供上述两笔未付款的债权人收款账户信息,李泽平直接付款。随后原股东孙天富提供了大连房建监理东港分公司的账户信息,李泽平则将所欠款项(50,000.00元)付给债权人。而另一个债权人辽宁鲲鹏建设公司的收款账户信息一直没有提供,据原股东孙天富讲,该债权人公司主要负责人均因涉黑被司法机关查处,公司账户冻结,不能往里面汇款,要李泽平把这笔钱直接给他,后来又提出汇给东港市金辉钢构彩板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这个公司是孙天富的关系,曾经向李泽平推荐其为李泽平以后建新厂房。李泽平的意见是该款项必须付到债权人账户,或者经政府有关机构确认可以支付给其他第三方,但原股东始终没有提供。没有付给第三方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由于无法判断这种未经政府主管部门、司法机关鉴证,将本属于被调查的辽宁鲲鹏建设公司债权,绕开政府监管转移给第三方的行为是否属于转移非法资金,资金到达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后的去向无法把握,李泽平知道这笔钱不属于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另外如果多年后实际债权人索要欠款,李泽平的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将面临纠纷,因此没有同意向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付款。
法院审理曲法裁判
        2021年12月,辽宁省东港市人民法院(下称:东港市法院)发传票告知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诉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偿还工程欠款。当时李泽平认为,走诉讼程序是可以的,法院合理的判决可以避免以后实际债权人无理追债,所以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应诉。然而,在两级法院的审理过程中,却出现出人意料的、明显的枉法裁判行为。
       在东港市法院一审过程中,主审法官鲁某明显偏向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一方。第一次庭审中,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向法庭递交了证人张某的书面证实材料,张某在《证实材料》中称,“该工程5#厂房、附属用房的土建工程是由东港市金辉钢结构彩板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但在一审庭审中接受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方代理人通过视频询问时,张某明确表示2011年曾在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工作,在2011年底最迟2012年初就已经离开了公司。只知道厂房钢结构部分是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施工,后期从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离开,土建部分是谁施工的并不清楚。这与其《证实材料》中所称的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参与案涉土建工程施工明显相矛盾,书面证实材料也并非其本人所写。同时也证明了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所说的一直向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主张债权,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的事实不成立。主审法官看到这种情况,为了让东港金辉钢构工程公司再去找证据,将本来一次可以结束的庭审,强行中断,告知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还要再开庭。
       一审第二次庭审过程中,丹东爱仕通科技公司担心再次出现证人被询问过程中出现自相矛盾的说法,于是向法庭提交了爱仕通公司原股东孙某某的自行录制